杜平:全球化将变成若干个区块 成为“区块化的全球化”

杜平:全球化将变成若干个区块 成为“区块化的全球化”
由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主办的“国家发展论坛”第五届年会于2020年12月20日举行。国家信息中心原常务副主任、国家战略新兴产业发展专委会秘书长杜平出席并演讲。
  谈及“双循环”新发展格局,杜平表示,第一,“双循环”强调了两个方面,一是强调打通社会生产与再生产的全过程,着力解决各个环节堵点、痛点问题,“这是第一次系统化的谈产业链的问题”。
  他以物流行业举例,“我们通过千万级的快递小哥解决了流通到门、到消费者这一层次。但是大物流、多市联运并没有解决,物流里面的东西还有很多,整个社会的物流成本一直高于世界平均水平的一倍,现在也高于80%”。
  第二,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中央也提到努力办好发展和安全两件大事。谈及海南自贸岛的建设,杜平表示,“在三年后进行封关是不得了的一件事情”,在其看来,海南自贸岛并非对标香港,而是对标台湾。“因为香港的金融(海南)搞不了,但是香港缺的东西他可以搞,搞生产农业、搞新能源产业、搞大物流、高科技,搞航天航空,这个我们和台湾可以对标”。“再过五到十年,海南岛是我们中国对外开放的一个新的名片”。
  杜平认为,“双循环”新发展格局是我国的主动作为,但国际形势的巨变和国内主要矛盾的演化也形成了倒逼力量。“我们不可能回到从前了,无论是中美关系,无论我们认为的多边贸易体制,我觉得都不可能回到从前,甚至包括国际上很流行的产业分工体系,现在很可能都是水平和垂直的结合起来”,他说。
  “我今年疫情主要是在深圳,我也负责深圳的“十四五”战略新兴产业规划。在深圳就能深切的感受到中美交恶带来了整个的生产链、供应链、人才、资金、技术、科技教育的封堵,带来了很多困难。这是我们不得不做的”,杜平说。
  杜平认为,虽然全球化还存在,和平和发展还是主流,但是会发生很大的变化——全球化将走向“区块化的全球化”,即全球化变成若干个区块。
  “我们‘十四五’要挺住,‘十四五’完成目标、完成各项任务,真正实现了‘双循环’的良好开局,再过五年,我们就可以说这边一天天的在好起来,仇视我们的力量,某些敌对国家他们会一天一天差下去”,杜平说,“现在讲还早了点,我们要看五年甚至看十年”。
  杜平还认为,“双循环”新发展格局是全方位发力的事情,但推进经济结构调整优化,特别是战略性新兴产业高质量快速发展是基础、是关键。
  他提出,第一,加快战略新兴产业的发展,我国是有基础有条件。第一是国际因素的突变催生中国的应急倒逼机制,“中华民族在危机的时候喊一嗓子起来吧,产业也一样,这次华为跟各个大学,也在寻求自己国内的科技力量,倒逼我们补短板、补缺口”。
  第二,多年来的重大科技成果转化,已成气候。
  第三,持续实施的网络强国和大数据战略,以及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现在还有区块链+等等,不仅仅带来了业态的变化,它们通过赋能、复制,使得战略新兴产业内部的研发效率提高了,市场的精准把握程度提高了,还有成本的控制、风险的控制都可以降低。
  第四,新的政策创新有利于释放新的政策红利。特别是涉及到知识产权保护、科技人员技术成果转化的收益分配、要素市场化自由配置、服务贸易试点示范等政策,在“十四五”将会发力。
  杜平最后建议,“十四五”时期的决策及行动计划:
  第一,培育优秀、壮大重点产业,重在细分产业和部分产品上取得突破性进展。
  第二,精心部署前沿性领域,组织科技攻关。
  第三,推进数字技术的赋能复制,就是通过赋能复制使得战略新兴产业企业数字化的转型和智能化的生产能力,包括营销能力大大提高,然后自身形成循环。
  第四,支持技术成果加快转化,形成新业态、新模式。我认为平台经济、共享经济,甚至现在区块链的拓普经济都要在“十四五”更加健康快速发展。
  第五,推进国家战略新兴产业集群发展工程,国家确定了一个“十百千”的目标,建10个全球影响力的基地,100个具备国际竞争力的集群,和1000个特色产业的业态,这些都是战略新兴产业。同样这样的“十百千”使战略新兴产业的空间布局更加有针对性,和当地的基础条件、当地未来发展的可能性结合起来。
  第六,促进科技教育与产业融合发展大循环。

  新浪声明:所有会议实录均为现场速记整理,未经演讲者审阅,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梁斌 SF055